中国侨网6月1日电 据美国《世界日报》综合报道,在移民涌入和出生率推动下,美国亚裔、拉丁裔人口持续增长,混血后代越来越普遍

中国侨网6月1日电 据美国《世界日报》综合报道,在移民涌入和出生率推动下,美国亚裔、拉丁裔人口持续增长,混血后代越来越普遍
中国侨网6月1日电 据美国《世界日报》综合报道,在移民涌入和出生率推动下,美国亚裔、拉丁裔人口持续增长,混血后代越来越普遍。这些亚裔拉丁裔混血后代同时属于两个群体,见证了亚裔或拉丁裔在面临语言、文化和身份的复杂性之际,展现出独特的融合特质,或许可以让人一瞥加州乃至美国的未来。  根据2019年人口普查数据,亚裔和拉丁裔是美国增长最快的两个族群,约占美国人口四分之一。加州的亚裔拉丁裔混血人口比美国任何其他州都多,至少有25万人;但和加州近4000万人口相比,他们仍只占一小部分。  洛杉矶时报报道,艾蜜莉·刘(Emily Liu)和父亲说中文,和母亲说西班牙语,也分别探望过父母的家乡,去过中国哈尔滨和墨西哥萨卡特卡斯州(Zacatecas)小镇。“一些朋友说他们在我身上看到了亚洲特色,但我什么都没看到,我也没有看到任何拉丁裔特色。”艾蜜莉·刘说。  但许多年轻的亚裔拉丁裔混血都苦于面对自己的身份、社会上的刻板印象、成长和期望,他们面对的孤独和困惑,往往连其亚裔或拉丁裔父母也难以理解。  尼可·吴(Nicole Ngo)的墨西哥母亲要孩子亲吻拥抱他们的中国祖母,这在亚洲文化并不常见。吴说:“因为我妈这样做,所以我的堂兄弟也被告知要照做。我妈那一边的墨西哥影响,默默融入了我的中国文化里。”  这些亚裔拉丁裔混血有专属于他们的自豪感;对那些大部分时间都在网络上消磨时间的年轻人来说,尤其如此;这群人在网上大谈自己可以早餐吃点心,晚餐吃辣酱玉米饼馅。  艾蜜莉·刘的父母20年前在阿罕布拉(Alhambra)上英语课时相恋并结婚,生下五个孩子。她父亲至今仍不会说任何西班牙语,母亲只会一点点中文,两人靠至今仍生涩的英语沟通,但艾蜜莉·刘说:“我认为在爱情中,语言不是问题。”对于其他夫妇来说,真正的挑战不是语言,而是文化障碍。  21岁的鲁伊斯(Cristina Ruiz)是墨西哥及中国混血,她的墨西哥祖父遇到了她的华裔祖母。她经常与自己的双胞胎姐姐讨论身份认同的问题,因为对方是“唯一真正了解在亚洲社区与墨西哥社区长大,两者兼具又不是真正兼具的感受”。  鲁伊斯的朋友艾莉·郭(Arie Lea Kuo)是中国和墨西哥混血。“我看起来更像拉丁裔。”郭告诉鲁伊斯,即使她姓郭,别人也常说“你不可能是亚裔”。  鲁伊斯和郭对彼此在高中时犹豫该加入哪个社团,感同身受,“因为我们都想过,是不是应该适应自己的文化?”  “在与其他人谈论了这些问题以后,我才明白很多人也有和我一样的遭遇。”鲁伊斯说:“我希望其他人也能意识到,这个社会有像他们这样的人。”(胡玉立)责编:海闻